【蜀山通讯社】梦里的小安 梦里的蜀山

2013-07-09

----------送给那些为蜀山而坚持多年依然不放弃的朋友

 

 

        十八岁那年,小安对我说,谁圆我一个梦,我许三生繁华。
        从来我都以为他只是在说每个少年都曾经说过而如今都已经成为戏言的诺言,直到小安真正站在我面前笑着告诉我他找到了他的梦的那一天。
        那时的天很蓝,小安笑得很璀璨。
        “青衫依旧,琼花未留,山中岁月几时休!
        这是我梦里的起点,没有细致入微的画质细节,没有动人心魄的跌宕音乐,只是第一眼,浓墨的山水风格描写,清雅的悠然弦乐,便足以情迷,足以为此生慰藉。
        我来了,这个世界!”
        一直以为小安都是个寂寞的人,身边朋友不多,平时话语很少,我一直对这一点深信不疑。直到这一天我一直自以为是的自信被彻底粉碎。
        或许,真如他曾经所说,将许之三生繁华。
        后来,小安消失了。从所有人的视线里突然不见。
        二十岁生日那天,小安在他的梦里,未醒!
        当我站在他身后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他眼里闪耀着许久未见的光芒,他依旧在他的梦里,只是这里他不再是以前那个寂寞的少年,他找到了很多或可推盏欢言或可推心置腹的朋友,小安说,我在这里,有我在,我你们在,蜀山就在。
        “六世轮回且未休,合离欢悲君莫愁,界箜篌,三生繁华为卿守!
当我在梦里,兀自欣赏属于自己的风景,你在梦外,观赏包括我在内的一出剧情。我的快乐,你不懂而已。石仙居的连锁桥,隔断的不止是梦里的两个人,这是两个世界,你却进不来”
        小安给我说了这一段我一直无法理解的话,之后他有了属于自己梦里的感情。
        二十二岁的小安,长大了。高我一头。可是见到他的时候却依然让我觉得他还只是个孩子,那年的中秋,小安一个人背着旅行包离开了这座城市,离开了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他说:梦,始终会醒,只是他没有想过会醒得这么早。
        那一刻,他的心碎了一地。
        或许这是他自己的生活方式,或许他只是想以一种我们都不能理解的行为去诠释他对于梦的热爱与留恋,或许他只是想用这样的行动来愈合心里那些每到深夜就会疼得让人无法呼吸的伤口而已。
        可是我错了,直到他说,当别人都在合家团聚他却在火车上看着外面的月亮偷偷摸眼泪偷偷哭的时候,直到他说,他离开的时候身上只剩下他多年积蓄剩余的一千块钱不到的时候。我才发现,小安,已经离他的梦走得太远!
        二十三岁的小安,漂泊归来,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陪着他一直一直的喝酒。
        从以前的懵懂无知到如今的圆滑世故,我找不到教育小安的理由,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好奇的问他,梦醒了,好受些了吧!该回归现实了吧!
        小安的回答让我愕然,他说,梦醒了,可梦还在!
        为什么?
        小安很平静的抬头看着我说:因为我生活在这片土地,因为我是中国人!
        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尖锐的刺刀狠狠的刺进我的身体一般让我惊醒。我终于明白了小安所谓的梦与所谓的梦境。因为我们从小生活在这片土地,我们才有了自己的神话有了自己的故事有了自己从小就向往也期待的生活,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才如此的热爱我们的神话我们的故事我们年轻时代所饱含的那些憧憬。
        如今二十四岁的小安,依旧在继续他的梦,他说蜀山,给了他别人不曾有过的青春,蜀山,让他有了骄傲的资本,让他有自己的梦可以继续。
        从青葱岁月到成熟懂事,蜀山记录了小安的大半个青春,他说,因为热爱,所以不放弃,因为热爱,所以坚持梦不醒。因为热爱,所以会一直走下去。
        正如小安曾经所说一样,我在这里,有我在,我你们在,蜀山就在。

 

 

 

 

 

 

 

                                                          by—腾龙  戴老板


沪网文[2012]0388-058号 沪B2-20120111 闽ICP备09016175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厦门御风行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